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政治文化视野下的红色旅游及开发
青海原子城纪念馆:http://qhyzcjng.qhhb.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5/12/10 11:27:02    

政治文化视野下的红色旅游及开发

张慧芝

 

   红色旅游是以一定的红色文化为资源依托向旅游者提供综合的旅游产品服务过程,它是文化旅游市场的一个分支,是21世纪世界旅游的发展方向之一。在我国,红色旅游开发起步较晚,对于红色旅游的理论研究已取得一定的成果,主要涉及的范围有红色旅游的概念、红色旅游的分类、红色旅游的作用、红色旅游开发存在的问题等方面。随着旅游活动的不断发展、旅游消费观念的不断成熟和更新,旅游市场出现许多新的现象和规律同时也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在国家大力发展红色旅游政策的推动下,众多红色旅游开发存在的诸多问题,特别需要红色旅游开发的基础理论及资源评价体系来指导红色旅游的开发。

本文从我国红色旅游开发研究的实际,特别是存在的理论研究的不足出发,紧紧围绕“如何解决现阶段青海红色旅游开发存在的问题?”红色旅游开发过程中的现实问题进行探究,期望为青海红色旅游开发提供有益的帮助。

一、红色旅游的意义

红色旅游是以中国共产党的奋斗足迹及精神为主要依托而开展起来的旅游活动。从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以后,领导中国人民进行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足迹遍及大江南北,给后人留下众多革命纪念物和不朽的民族精神。其中我国第一批、二批国家级教育基地,例如湖南韶山、上海一大、河北西柏坡、浙江南湖等,分布在全国31省市自治区,共200个;我国省市级和自治区内的红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分布在包括台湾、香港33个地区,合计1979个,还有众多红色旅游景点正在紧张的申报过程中,各地区的红色旅游开发由上半年的准备阶段进入实战开发的热潮当中。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红色旅游的开发具有重要的政治、社会意义。首先,目前中国处在社会文化转型期,公民的道德和政治信仰意识淡薄,特别是广大青少年,单纯通过思想道德建设已不能适应我国目前文化转型期的要求。红色旅游是一种寓教于乐于游、为广大群众易于接受的旅游方式,通过我国红色旅游资源的开发,可以提高我国公民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在培养公民的民族精神和思想道德建设方面具有深远意义;其次,红色旅游是地区经济快速发展新的增长点。一般情况下,革命老区均拥有独特的发展红色旅游的自然和人文资源,为红色旅游的开发提供了先决条件,红色旅游的开发,对于地区产业结构、基础设施、再就业、经济及文化发展等方面都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红色旅游作为我国扶贫过程中的一种成功模式,己为实践证明,是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新兴旅游产品。

不同于传统的大众旅游形式,红色旅游是综合人文、自然旅游资源于一体的新兴旅游产品,为地区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劲动力。红色旅游在旅游文化发展进程中具有一定的突破性。红色旅游是一种以红色政治文化为主要内容的旅游方式,具有鲜明的政治导向性;红色旅游是一种良好的场景移情方式,具有教育实践性:红色旅游开发是一种协调人文、自然的大旅游资源的产业发展模式,具有综合性和前瞻性。中国拥有极为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随着文化旅游的纵深发展及我国旅游市场的不断完善,以国家大力发展红色旅游为契机,我国的红色旅游必将在中国的大地上显示出勃勃生机,并发展成为我国旅游产业的一支奇葩。

二、红色旅游的发展状况

在我国的旅游市场中,红色旅游仍是一种选择性的旅游形式,相对于其它大众性旅游,其旅游开发的力度和深度都没有达到相对成熟的水平,许多革命旧址、纪念地景点尚未对游人开放,线路不成熟,相应旅游机制不完善,红色旅游占各地区旅游业的比重微乎其微。除个别情况(井冈山)外,基本上处于一种线层次的、粗线条的开发模式中。其根本原因是红色旅游作为选择性旅游方式的一种,具有较强的专业性,这就要求红色旅游活动的经营者和旅游者具有一定的专业水平和历史文化素养,这也是影响红色旅游开发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

对于旅游经营者来说,要根据旅游的市场特征尽可能为红色旅游的爱好者提供最完善的旅游服务,这就要求活动项目的设计、操作和管理均具有一定的专业性。与传统的大众旅游不同,红色旅游的组织者必须根据实际红色旅游活动项目的需要,向游客传授真实的历史知识,对这一时期的红色事件有所了解,充分利用红色旅游资源的文化内涵,在实际的游览过程中实现游客求知的欲望,得到思想上的碰撞,以专业旅游开发原理准确定位本区域旅游发展主题,从而实现文化资本的转换。红色旅游作为文化旅游的一个分支,具有市场局限性的弊端,大部分红色旅游的旅游区和旅游企业未能真正意义上的把握和发展红色旅游文化,使得红色文化旅游资源的效率配置较低,阻碍了区域旅游的健康发展。

从旅游者的角度,旅游市场由浅及深的消费规律使得红色旅游在现阶段只能用为一种选择性的旅游方式,由于红色旅游的专业性,旅游者必须具备一定的历史文化素养才能真正意义上的参与到红色旅游审美过程中,从而获得审美的体验高峰。这就要求旅游相关部门在具体的活动设计和安排上,在旅游线路的安排上要体现尊重历史、反映历史、解剖历史的态度,在线路的顺序、导游的讲解等环节中都应以游客最容易接受和理解的方法来进行,对旅游主体的文化身份和人格个性的给予足够的重视。

红色旅游开发效果的好坏关键是对红色旅游核心文化的准确把握和与外延价值因素的结合程度。对于红色旅游资源外延价值因素的评价要求在红色旅游活动开发过程中,要立足旅游消费市场,从旅游市场需求的多元化特征出发,开发出受市场欢迎的旅游产品,从而达到最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红色旅游区位因素的优劣对旅游资源开发和整个旅游业的发展将产生极大的影响。所谓区位因素即指旅游资源所在地区的地理位置,主要为可进入性。

可进入性就是指从客源地到达旅游目的地的交通条件、费用、时间等因素的总和。大部分的红色旅游地区从资源的级别、特色来看具有很高的等级,进行产品综合开发的资源基础非常突出。对于红色旅游的开发,资金问题和可进入性问题是其开发中两个突出困难,而可进入性问题的解决周期长,不是一墩而就的,这导致了我国起步较晚的红色旅游的可进入性普遍较差。遵义市的赤水旅游区,距省会贵阳400公里,距四川省沪州市78公里,景区以十丈洞瀑布、四洞沟瀑布群为主体,素有“侏罗纪自然公园”之称,绝佳的自然地理环境既是其资源的一大特色,同时为其旅游开发可进入性带来了巨大的困难。这一问题的改善成为各红色旅游地区管理工作的重要环节。例如上海中共一大旧址旅游,上海作为国内乃至国际现代化大都市,拥有着极佳的交通条件和区域地理位置,为上海的红色旅游开发提供了很好的区位优势,使得上海的红色旅游发展势头强劲。一般情况下,面对一个资源等级较高的旅游景点,由于它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或是地理位置的问题,不能给游客提供良好的旅游服务配套设施,从而导致旅游经营客源不足、守株待兔。例如,四川广元旺仓县具有丰富的以红军遗址为龙头的红军人文景观,代表景观有木门寺会议会址和各种省级重点保护革命文物,但旺仓是国家贫困县,区位优势差,导致其红色旅游开发相对滞后。

首先,需要重视资源组合因素。

红色文化资源与自然及其它人文旅游资源的伴生性,也就是说大部分的红色旅游地区除了拥有红色文化旅游资源,往往还分布着不同种类的旅游资源,可以合理组合开发,例如红色旅游与山水相结合,红色旅游与气候相结合等。红色旅游作为一种选择性的旅游形式,其旅游市场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单独对红色文化专线进行评价与开发,也许品位及开发价值都不是很高,但由于多种旅游活动因子的巧妙组合,也就是与其它大众性旅游形式进行综合开发,提高其资源的市场迎合度。所谓资源市场迎合度是指根据旅游目的地的资源特点开发出的旅游产品体系所能满足旅游消费者市场需求的程度。旅游市场迎合度越高,那么这个地区的红色旅游价值就越高。仅以延安为例,延安的环境质量较差,但对于不同资源优势的挖掘以及正确的资源组合,以延安车行2小时的距离为半径,诸如黄帝陵、壶口瀑布、黄土民俗资源等景点均可到达,并且具备方便快捷的交通条件,再加上黄土民俗风情特色使得延安红色旅游得到稳步发展。延安的黄土风情旅游景区,在黄土高原浑黄的地理背景下,延安的城市环境质量较差,在短时间内发展像井冈山式的绿色加红色的旅游在短时期内难以速成,而对“黄土风情”为主题的有形和无形资源的挖掘是其红色旅游开发中的一个亮点,融民间建筑、民间艺术、民间饮食为一体的旅游产品设计,红色旅游与民俗旅游的结合,对其客源市场招徕、拉长旅游链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也是红色旅游开发过程可以借鉴的一个成功典范。

其次,红色旅游的旅游者仍然必需注重旅游活动的经济成本和自我体验的满意度。

对于普通的大众旅游者来说,选择红色旅游作为其旅游对象有一个经济上的成本意识,而不是盲目地消费。如果一项旅游活动的成本在其所能承受范围之外,那他就会选择其它可选择旅游方式。目前红色旅游市场开发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就阻碍了旅游者决策行为。表现在门票价格、交通状况、住宿设施等。井冈山、遵义、延安、邓小平故居,均出现不同程度上述情况,这在无形中增加了旅游者的旅游成本,从而降低了旅游者的旅游体验指数。例如2004西柏坡门票价格每人每张为巧元,2005年增长到18;遵义门票价格2004年为10元,2005年翻了一倍到了20;井冈山的门票更是卖到了100元,再加上散客旅游者去各主要景点的200元至300元的交通费用,超出了普通旅游者的经济承受能力。1

最后,红色旅游文化具有一定的民俗性。

在旅游的过程当中,旅游者希望通过吃喝玩乐,来满足自己的物质生活享受的目的。对于旅游的六大要素,旅游者都有所要求,这并不是说旅游者对于六要素中每一项要求很高,而是在其经济条件允许范围内满足其物质和精神享受双丰收的目的。这一点在红色旅游开发中容易被忽视,红色旅游的旅游者也是普通的大众旅游者,他们同样要求满足其受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所以开发中应该对旅游六要素的基础功能建设给予足够的重视,努力提高红色旅游市场供给系统的质量,满足旅游者的基本心理需求。在旅游线路设计和旅游资源组合上,以调动旅游者的参与性为原则,通过不同的旅游活动因子的结合来增加旅游活动的娱乐性、趣味性,以旅游者喜闻的形式完成红色旅游的教育功能。“当一天红军”是红色旅游开发中较成功的案例,通过观光、体验形式弥补了红色旅游内容的理性化。在景点的开发上,采用多种手段来帮助旅游者在悦耳悦目的基础达到民族精神的培养和情操的陶冶,调动游客的精神参与,从而使旅游者获得较高层次的审美愉悦。在旅游审美中,视听快感对美感的萌发和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在具体的旅游审美活动中,通过视觉、听觉以及嗅觉等手段的辅助,诱发旅游者对情景产生美感,达到意象创造阶段,使旅游者得到思想的升华,进而寓教于乐。例如遵义四渡赤水纪念馆内,通过一些实物的精心陈放,再加上等现代化的多媒体手段,把红军四渡赤水在屏幕上,通过声音和视觉的效果感染每个旅游者,从而使旅游者切身体会到当年红军的神勇及今天生活的来之不易,要充分挖掘红色文化的内涵,结合时代潮流开发出多种无形红色旅游资源,比如说红军歌曲、故事、影视等,这些都是难得的口头流传资源,对它们的开发同样也是一种保护,这些手段的运用,在旅游活动移情过程中可以起到调节气氛,控制节奏的功效,比如蜡像、体验性的节目、现代化的展示手等。2

三、青海红色旅游开发措施及对策

(一)加强旅游规划的宏观控制和统一协调作用

对于红色旅游规划进行宏观控制和统一协调是地区旅游业可持续发展的必要保障。这种调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政府导向的优势下,各级旅游管理部门应该提高对红色旅游开发重要性的认识。对于红色旅游的开发不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而进行,而是因为它是地区经济发展新的经济增长点,它可以为旅游业可持续发展注入新的动力,在开发中应该把红色旅游资源的开发提到重要位置上,统筹规划,使红色旅游成为地区旅游的亮点。

其次,通过组织、设立专门的红色旅游策划组或是定期举行红色旅游研究、研讨会,有效客观地评价红色旅游作为一种特殊的旅游形式,它的属性、特殊、现状及发展前景,通过专家学者的建议意见形成明确红色旅游开发的各种要素。其中包括地区的红色旅游主题、开发步骤及客源市场特征等因素,从而为红色旅游开发研究旅游的开发提供科学的纲领性依据。例如,井冈山政府及旅游局每个都组织召开红色旅游发展会议,2005年其红色旅游会议的主题就是“发扬井冈精神,走红色之旅游”,采用“走出去,引进来”的方式有效地将井冈山红色旅游开发与市场相结合,转化政治优势为旅游市场品牌优势。

最后,切忌盲目、全篇一律的重复建设,对于红色旅游地区的众多旅游资源开发应该确立优先级别。根据各种旅游资源的分类及相对优势,确定本地区的红色旅游开发的主题,在产品的设计、线路安排、景点组合等方面,以市场需求状况为导向,选取重点项目进行开发,提高本地区的旅游形象、旅游知名度,为旅游发展吸引更多的客源市场,进而为地区旅游业持续发展打下基础。

(二)选取重点,建设精品,注重品牌

红色旅游开发热潮席卷全国,面对全篇一律的旅游开发模式和重复建设所造成的人、财、物力的浪费,建设精品,注重品牌是帮助众多革命老区走出经营困境的有效办法之一。旅游品牌是旅游地无形的旅游资本,是影响旅游者行为决策的重要影响因素。一个地区在其旅游业发展中如果能推出本地区的旅游品牌,构筑完善的旅游品牌体系,它就能在国内外的旅游市场上获得较强的旅游竞争力3。青海具有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而要想在纷繁的同质旅游竞争中占有重要位置就必须选取重点,建设精品,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旅游品牌,而不能程式化的对现有红色旅游资源的反复罗列和庞杂的无序开发。

在各红色旅游地区,根据地方的红色文化特色,提升出本地区的品牌形象,这对于提高地区的旅游形象、效益,扩大客源都具有积极的作用。以沂蒙老区为例,它是《沂蒙山小调》的诞生地,其旅游品牌是“沂蒙山小调”,根据地区特色整合资源优势,创新地将传统红色旅游文化与现代旅游经济市场相结合。首先,把《沂蒙山小调》改编成交响乐由中央级乐团演出,拨动旅游者的蒙山情怀;组织编排的《沂蒙山颂歌》到省城各地演出,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其次,充分利用红色资源运作的品牌市场开发特色产品,沂蒙老区的“布鞋城”拥有300家企业,年产1.8亿双,年创收7亿多,净利税达6000万元4。沂蒙老区在红色旅游开发过程中抓住产品特色,树立了正确的品牌形象,进而为老区的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三)加强旅游经营文化建设,创新是红色旅游走出困境的必由之路

目前青海大部分旅游景区的管理模式仍属于政府导向性,再加上红色旅游的强烈的政治教育性,更加占有国家政策上的扶持和优惠,这就造成地区的管理部门没有正确理解红色旅游开发意义。在响应国家号召的口号下,追求当地的短期利益,受这种指导思想的影响导致了其红色旅游经营文化的落后,没有创新意识,其景区景点也只能是以接待为主的惨淡经营状态,在旅游市场方面失去了主动权。

落后的旅游经营文化不能适应现代旅游市场的规律要求,红色旅游也应该放在旅游市场的大环境中进行运作,只有这样才会为地区的旅游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动力。作为红色旅游的管理部门应该加大旅游经营文化建设的力度,关键在于旅游管理部门意识上的解放和创新,把握好传统文化与现代旅游经济的结合、旅游开发与市场运作规律的结合等重要环节。具体体现在红色旅游资金的筹集、旅游产品设计开发、旅游品牌意识、旅游场景中移情功能发挥的手段问题等,创新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途径。井冈山被公认为全国红色旅游开发中的楷模,除了它具有极其优势的天然资源优势,这和井冈山旅游管理部门的创新意识和敬业精神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对于红色旅游旅游资金的老大难问题,当地的文化管理部门要本着“走出去,引进来”的原则,从2004年下半年开始先后对北京及十几个东部沿海城市进行考察,到目前为止拉到赞助资金达3000多万元;对于旅游纪念品单一无特色问题,井冈山市旅游管理部门20053月到浙江东阳考察并委托设计开发具有井冈山特色(井冈山的竹子)的旅游纪念品。

参考文献:

[1]刘丽娜.探险旅游及其在云南发展的初步研究〔D.保存地点:云南师范大学,2001.

[2]李宗尧.论“红色旅游”功能的多样性[J].山东省农业管理班干部学院学报,2002(4).

[3]郑本法,张宇新.庆阳革命老区旅游扶贫开发考察报告[J].开发研究,2000(6).

[4]杨振之.旅游资源开发与规划[M].四川:四川大学出版社,2002.

  作者:张慧芝   中共青海省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