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在核试验基地的岁月
——访中国核试验基地原司令员马国惠将军
青海原子城纪念馆:http://qhyzcjng.qhhb.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6/6/6 10:43:13    

 

今年6月,我们在北京走访原221基地老职工时,通过介绍,见到了曾任新疆马兰核试验基地司令员的马国惠少将。马司令见到我们格外亲切,问长问短,很平易近人。

从技术员干起

“青海修建的原子城纪念馆非常有意义,我早就听说了,但是一直没机会去看一看,受受教育。”“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哈军工第八期学员,1960年入伍,1965年毕业,后分配到核试验基地,在马兰基地工作了33年。从第三次核试验开始,到1996729日最后一次试验完成,参与了核试验的全过程。”马司令性格豁达,心直口快。

现年73岁的马国惠司令员,19607月,毕业于哈尔滨第14中学,被学校保送至哈尔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哈军工”)。1965年从“哈军工”毕业后,进入新疆罗布泊的核试验基地,从事核试验任务,直接参加了原理爆炸试验,他主要负责光充量的测量工作。先后担任核试验基地副司令员、司令员(即现场副指挥长、指挥长),全面负责核试验的现场组织指挥工作。

马司令自参加工作,是从一个学员晋升为司令员,从技术员晋升为将军,从中不难看出马司令辉煌的人生经历和为国家,为我国的核武器试验作出的重要贡献。他曾任国防科委第21试验研究所技术员,1977年任国防科委第21试验研究室副主任、助理研究员、研究所科技处副处长、处长;国防科工委第21试验训练科技委副师职专职委员;国防科工委第21试验训练工程技术部副主任、主任,副参谋长、参谋长,副司令员。1993年任国防科工委第21试验训练司令员,1997年任国防科工委副参谋长,1999年任总装后勤部部长。2001年退役。1988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94年晋升少将军衔。

艰难岁月

马司令一开始就谈到了我们国家开展核试验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他指出,我们国家上世纪五十年代为了抗衡美苏的核讹诈、核威慑、核垄断,党中央、毛主席英明决策,决定要制造原子弹,开展核试验,19586月组建了中国核试验基地,从196410月到19967月共进行了45次核试验。核试验的圆满成功,证明中国有了核武器。我们有了核武器,打破了美苏的核垄断、核威慑,壮了国威,扬了军威,增强了国防实力,改变了世界战略格局。这一点,充分体现了我们上个世纪六十、七十年代“两弹一星”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马司令回忆说,我应该说是同学里面比较幸运的。19659月份毕业分到21基地研究所,在第二研究室搞光学测量,在戈壁滩上工作了30多个年头,对新疆非常有感情,对新疆我们称之为第二故乡啊!从事核试验特别是早期核试验,当时我们满腔热情,能够分配到核试验基地搞尖端技术,觉得非常高兴,也觉得非常光荣、非常荣耀的。但是,到马兰看到的情况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核试验现场确实很艰苦。从自然环境来讲自然环境很恶劣,八百里瀚海无人烟,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夏天地表温度可以到六七十度,空气温度四十几度,冬天温度降到零下二十几度。像第一次核试验时条件确实很艰苦,喝的孔雀河的水,特别苦特别咸,刚去的人吃了以后拉肚子,说老实话大便都是黑的,时间长了能适应一点。

马司令接着说,那个风吹起来确实很硬,吹到脸上很疼。住的那个帐篷条件比较差,一个大帐篷住十几个甚至二十多个人,小帐篷里面也住六七八个人,也很挤。吃的东西都是从外边运进去的,那时野生动物肉啊,什么海带粉条黄豆这些东西比较多,但新鲜蔬菜很少。那时蔬菜从吐鲁番拉进厂区,青菜一天不是烂了就是干了,运进去的菜吃不到一半就烂了干了。戈壁滩环境很艰苦,工作也特别紧张,平时安装调试设备没有正常上下班,那时坐济阳牌卡车上下班。那个小洋牌的车时速也就四十五公里左右,在搓板路上行驶癫的特厉害,有的上班远的像我们都四五十公里,回到帐篷都不太想吃饭。我们当时早晨做大仰板车,中午基地派车送饭。因为路途远,中午能吃上热饭能喝上热汤,那后勤保障就很不容易了。搞后勤的也非常不容易,光我们一个研究所用的汽车就是一个连队,上班送水送饭。当时我们一个汽车排二十几个兵,光水车就三个连,三个连水车供水,确实戈壁滩用水那都是用汽油换来的。那时取水时,在孔雀河边挖一个池子让水渗出来,完了往水车上抽,一直到70年以后我们才弄了三座甜水,但那个水嘛也是比较咸的,但比孔雀河的水要好的多。

马司令介绍了一下孔雀河。孔雀河的水是从新疆波斯湖流出去的,后来因为上游开发种地浇灌,波斯湖的水少了,流到罗布泊河就干了。但是,那是当时我们国家最大的盐矿,我们核试验场区吃的盐,都是从那取的。冬天把上面的冰一抠,盐就像装沙子一样,用铁锹挖,往济阳牌卡车上扔就行了,那时候没有什么加碘盐,就天然盐。那个盐呢,因为他是天然结晶的,含镁离子啊什么氯化镁,吃了有时肚子很难受。我们厂区浮土下边白花花的盐,特别多。戈壁滩分硬戈壁滩和和软戈壁,软戈壁呢就是大家常看到的黄沙,随风移动;硬隔壁呢是上边一层沙子,吹光了下边就是石子、水和盐碱结的很硬的一个壳,厚度有50公分左右,那跟石头一样坚硬咧,汽车跑上去也问题不太大的。但是,太重的车把那层盖儿压塌的话,底下是软的沙的话,那轮胎就很难拉出来的。

马司令说起了试验厂区的情况。他说,核试验禁区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面积大概比浙江省还大一点。为什么搞核试验禁区呢?因为核试验本身是一种大型的科学实验,是一种极具破坏性的、有放射性污染,对人有害。一是我们就非常重视核污染的问题,不能贻害子孙万代,所以在核试验禁区一般人是不能进入的,防止出现这些不愉快事,出现一些事故。另外也出于保密,保密也是为了安全。

马司令谈到也研制基地与实验基地的关系。他指出,221基地是我国最早的产品研制单位,21基地是核试验基地,这两个是密不可分的。核试验是核武器研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必不可少的,一定要到现场试验才能解决问题。核爆炸这个过程尽管理论上可以计算,计算机也可以模拟,但是它绝对没法代替一比一核试验。只有进行现场试验,我们才能知道核爆炸现象的物理过程、爆炸威力等数据。221基地也是绝密的,也是不对外公开的,而且那里条件也是相当艰苦的。我有一半的同学都在那里工作过。

马兰精神

   马司令激动地谈起了马兰精神。我们那时把自己称为“马兰人”。马兰人在五十多年的奋斗历程中总结出了马兰精神。最早是在1989年基地组建30周年时,总结了“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马兰精神。1990822日江泽民主席在北京亚运会点火之后就坐上飞机,中午就在马兰阅兵,我们都参加了,江泽民主席当时为核试验基地题词:“发扬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马兰精神,建设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化的核试验基地”,马兰精神正式得到了党中央、中央军委的认可。1999918日表彰为“两弹一星”有突出贡献的23名元勋时,江泽民主席也讲了“两弹一星”精神。马兰精神的最新表述是:“热爱祖国,忠诚使命,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积极创新,勇攀高峰”,“两弹一星”精神是:“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於登攀”。马兰精神是“两弹一星”的重要组成部分,

   马司令指出,马兰精神的产生,是五十多年来一代代马兰人在核试验场经过艰苦努力形成的,我认为是在一个特殊的任务、特定的环境、特别的群体和特有的历程下形成和发展的,马兰精神有其非常丰富的内涵,马兰精神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发扬广大,也是顽强意志的充分体现,更是集体智慧的完美结晶,同时也是科技管理的光辉典范。我们要学习马兰精神、“两弹一星”精神,在当今的形势下,还是有很多现实意义的。对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核试验,邓小平有过论述:“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的国际地位。”确实,“两弹一星”对中国的国际地位、国防实力,特别是对整个世界战略格局,起到了非常至关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