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回忆我的父亲
——访核物理学家朱光亚之子朱明远
青海原子城纪念馆:http://qhyzcjng.qhhb.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6/7/6 10:48:32    

朱光亚是我国著名的核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工程院院长,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是新中国核科学事业特别是“两弹”事业的元勋和主要科学技术领导人之一,是中国科技事业特别是国防科技战线的一位卓越组织领导者,是一位才识与品行双馨的杰出科学家。

在骄阳似火的六月,我们专程到北京走访为研制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和氢弹作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及他们的子女,了解当时在221基地奋斗过的老专家老职工和科技工作人员所走过的“秘密征程”。2014610日,我们事先与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先生的约定,早10时,他准时来到酒店,将我们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大院。跟着朱明远先生踏进了“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的家。

一走进正门,看到的是一副长3米的23位“两弹一星”元勋“以身许国图”,让我们内心一振,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客厅的家具和摆设都非常的简单,就是几张沙发、几张茶几和一个书柜,正墙中央是朱光亚先生的一张照片,照片两边是一副对联,上联是“立德立功两弹一星震寰宇”,下联是“爱党爱国三山五岳仰功勋”。书柜里陈列着许多珍贵的书籍,还有几张朱光亚不同时期的照片。整个客厅给人的感觉即简明又庄严。朱明远先生大概介绍了家庭情况后,就开始给我们讲述他父亲的故事,聊了许多朱光亚背后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故事。

朱明远介绍说,朱光亚是一个做事非常认真细致的人,这一点对他们的影响是非常大。朱明远小时候是一个非常粗心的人,常常被朱光亚称为“马大哈”,但父亲身上那种认真细致的气质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他。等他走到工作岗位上时,是单位里出了名的认真细致。朱光亚先生没有像有些家长那样在教育上制定什么方式方法,从来都是以身作则来影响孩子们。在生活上他是一个很不挑剔的人,穿什么、吃什么都不是从不关心。在他办公室里放置的办公用品,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用过的。大家都说他是一个比较恋旧的人,他用过的东西一直不换,至到不能用为止。比如说他就特别喜欢用那种最老的刮胡刀,后来家人觉得他岁数大了,就给他换了一个自动的,但他一直都没用过。在工作上他却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他对自己的要求非常的严格,认真制定每天的工作计划,也为此常常加班加点。如果今天的任务没有完成的话,加班加到第二天也要完成。他常说不能因为今天的工作而耽误明天的事。

朱明远说,父亲小时候是一个非常活泼开朗的人,性格非常直爽,有什么说什么,亲戚朋友都喜欢他。但到五六十年代的时候父亲突然就不说话了,在家里也很少说话。家人跟他说话时,他也只是笑笑、点点头,不参与到谈话中。但那个时期他却喜欢上了唱歌,并且只唱一首歌,那就是《在那遥远的地方》。那个时候只要父亲有短暂的时间待在家里,都会陪着孩子们说说话、聊聊天。有时候还会亲自下厨做一道地道的湖北菜。他常常往返于北京和核实验基地,一走就是几个月。他每次回家基本上都是在深夜,我们第二天醒来后,才发现父亲回家了。而最长的一次是一年半,那个时候我从内蒙回到北京,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父亲一直没睡,在家等着我们。一进门才发现父亲头发也白了、人也瘦了,突然之间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朱明远回忆说,父亲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他不张扬个人,对自己的成就和贡献从来只字不提。在有关国防科技历史的文献中,都有他撰写的文章,但字里行间他都只谈别人和集体,从不谈自己。他经常谦虚的说:“核武器研制是一项综合性很强的系统工程,需要有多种专业的高水平科学家与工程技术人员通力协作。”199610月,父亲荣获“何梁何利科学技术成就奖”,奖金为100万元港币。颁奖的头一天,他就对身边的同志说要把奖金全部捐出去,作为中国工程科技基金。在捐出了100万元港币之后,父亲又反复叮嘱周围的人不要把这件事张扬出去。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即便是在中国工程院的院士中,也很少有人知道我父亲捐款这件事,社会上就更是没人知道了。

朱明远说,我父亲对中国第一个核武器基地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到晚年都十分关注基地退役后的情况。2005811日,中组部副部长欧阳淞同志、干部五局副局长毛定之到总装备部看望我父亲,并开会了解221基地的情况。在宋家树院士向大家做具体介绍时,中组部问到建立核武器方面的纪念馆会不会产生国际影响,我父亲予以反驳:“美俄都有类似的博物馆,相比他们,我国的核政策是自卫防御性的,这座纪念馆我们更有必要建。”

原来200587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视察了221基地,并参观了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展览馆,提出展览规模过小,回到北京后中组部按照曾庆红副主席指示,询问了我父亲朱光亚和理论物理学家周光召两人的意见。

据朱明远先生讲,对于在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旧址建设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朱光亚非常重视和关心。2005年在与中组部同志谈过此事后,他亲自致信给曾庆红副主席,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并做了详细的阐述。2007年他又给曾庆红副主席写了一封信,说明了在基地旧址建设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深远教育意义和存在的相关问题。在朱光亚的关心和支持下,2009526日,终于在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旧址修建了青海原子城纪念馆。

采访结束时,朱明远先生还主动请他的母亲许慧君老人跟我们见面。许慧君是在警卫和朱先生的搀扶下走进了客厅。老人非常的和蔼,虽然已经是80多岁的高龄了,但精神还是很不错的,思路也非常清楚。当她听说我们是从青海基地来的时候,很高兴的跟我们一一握了手,并和我们合影。最后还在题名薄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看着老人离开的背影,一种说不清的感情涌上了心头,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在结束采访后,朱明远先生表现出了对221基地那种特殊的情怀。他表示20147月一定要寻着父亲的足迹,到父亲曾经奋斗过的地方看一看、走一走,去了解父亲当年的艰辛,去真正的感受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