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王老的许国誓言
——访核物理学家王淦昌之女王遵明
青海原子城纪念馆:http://qhyzcjng.qhhb.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6/7/13 10:52:13    

王淦昌,知道他的人都亲切地称他为王老,都知道他有句名言:我愿以身许国。王老是世界著名核物理学家、中国核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曾参与中国原子弹、氢弹原理突破及核武器研制的试验研究和组织领导,是中国核武器研制的主要奠基人之一。由于他对中国科学技术事业和国防建设的卓越贡献,曾荣获两项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一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等多项重要奖励。王淦昌为人谦逊,生前曾多次告诫身边工作人员,不要把自己誉为“两弹之父”,这个成绩归功于集体、归功于国家和人民。他多次说过:“要做科学家,不要当科学官。”

2014611,我们如约的走进了王淦昌的女儿王遵明的家。家里只有王遵明和他的老伴,她女儿一家在国外定居了。两位老人很热情也很健谈,在他们的谈话中给我们还原了一个真实的王淦昌。

据王遵明介绍,其实王老的一生充满了坎坷与挑战。王老于1907年出生在江苏常熟,4岁的时候父亲去世,13岁时母亲又离开了人间,他就在外婆家生活,外婆供他上学读书。18岁时考入清华大学,26岁时获得德国柏林大学博士学位。经过自己一步步的努力和艰辛,最终成为了世界上有着一定影响的著名科学家。

1956年,王淦昌作为中国代表赴苏联杜布钠联合原子研究所学习。学习期间,他从4万张底片中找到了一个产生反西格马负超子的事例,发现了超子的反粒子——反西格马负超子,受到了世界物理学家的高度评价。1972年,美籍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回国访问时曾对周总理说:“联合原子核所这台加速器上所做的唯一值得称道的工作,就是王淦昌先生及其小组对反西格玛负超子的发现。”

王遵明回忆说,王老在生活是一个很不会照顾自己的人。他的眼里只有工作,对吃什么穿什么都不关心。每次去西北出差时都是妻子给他收拾好行李,什么日用品、薄的厚的衣服,他统统不管,拿起行李箱走人。他甚至还厨房门都没进过,家务更是什么都不会。当时去苏联的时候,就怕他不会照顾自己,周总理还特别安排了他妻子去苏联照顾。回国后,每次从青海221基地回来时,妻子就到菜市场买鱼买肉,说王淦昌年纪大了给补点营养,改善改善生活。

王遵明说,其实我父亲对家人和学生相比,更关心学生。他有一个学生叫王乃彦,患眼睛视网膜脱落病,他急得不得了,亲自到医院找大夫询问情况,找有名的大夫给他治病。还有一名学生叫丁大周,他的肾不好。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人打坏了,而他是一个非常有才的人,在苏联的时候,反西格玛负超子研究,其中就有丁大周,业务能力也非常好,王淦昌特别欣赏他。一看他身体不好,也急得不得了,做器官移植手术。那个时候器官移植是很难的,不像现在。我父亲就给北京市市长彭真写信,换了两次肾。之后,丁大周对我父亲特别感激,说他的第二次生命就是王淦昌给的。我父亲就是这样,不管是谁有什么事求他,只要他能做的,绝对帮忙,不管你是领导、学生还是一般人。他的同事、学生们都觉得他人特别好,都说平易近人。如果父亲不在家,家里来电话找父亲,家里人都记好,回来后父亲逐一给他们回电话。有一次来电话,家里人觉得一般人就算了,没告诉他。后来他知道了,特别生气,他说怎么可以这样呢?人家来电话不管事大事小,你就应该记下来。他平时就是这样一个人。

王遵明说,在工作上我父亲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他的脑子里都是工作,别的什么都没有。他常说:“我不需要什么人事观,我觉得那是浪费时间,我的精力就是搞业务。所以他先后辞去二机部副部长和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院长的职务,一心搞科研。”我父亲从苏联杜布钠联合原子研究所回来后,被任命为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长。在这期间,他又成功地领导了中国前三次地下核试验

王遵明回忆说,1961年,我父亲去青海基地时已经54岁了,在严重缺氧的高原上,他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身体渐渐支持不住了。同志们要求他:“王老,你歇歇,让我们去跑吧!”但是,有高度责任感的王老,仍坚持要亲自到科研生产第一线去。他说:“任务那么紧,项目那么多,有一项赶不上进度,就会影响试验。”后来,因为缺氧气喘,实在跑不动了,就在办公室接上氧气袋,坚持工作。他亲自深入车间,和工人同志们谈心,到职工宿舍,耐心地做思想工作。科技人员和工人师傅的实干精神,支持着王淦昌满怀信心地去完成试验任务。

王遵明回忆说,原子弹爆炸成功后他就考虑一个问题,怎么样军转民,接下来怎么办?因为中国是能源非常缺乏的国家,而煤里会提炼出很多东西来,烧掉能源太浪费了,而且污染环境,所以他提出要搞核电。当时核电发生问题了,很多人害怕核电,说这个太不安全了,但我父亲说:“只要注意安全,不会有问题,你要把壳做得非常好,那个东西才不会出来。”而且提出来要自力更生,买来的东西他不认为是最好的,他就要自己搞,所以国家筹建秦山核电站时,他就提出来要自己搞,不要拿国外的。我父亲说,我们和国外是个合作关系,不是把人家的东西拿过来。拿过来,那我们科学技术怎么发展?他特别烦这一条。从此,他对核电就抓住不放了。率领考察团出去考察,利用出差开会的机会作报告、给有关杂志写文章,广泛地宣传核电。

“我愿以身许国”,他用自己毕生的精力践行了对国家许下的誓言。70年的科研生涯中,他奋力攀登,取得了多项令世界瞩目的科学成就,为世界、为国家、为中华民族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历史不会忘记,党和人民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