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草原人的财富
——访原221厂党委书记张秀恒
青海原子城纪念馆:http://qhyzcjng.qhhb.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6/8/24 10:53:22    

张秀恒,19647月毕业于东北林学院机械系(现东北林业大学),同年8月赴221基地工作,在核基地先后担任生产部技术员,二分厂车间副主任、支部书记,三分厂党委书记,221厂党委书记,在青海工作30年。1993年核基地退役后,调任核工业部221调整办公室副主任。

20146月,为纪念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0周年,了解当年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我们前往北京走访曾在221基地工作和生活过和老干部老职工,让他们回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第一次见到张秀恒书记,这位73岁高龄的老干部神采奕奕,身材高大挺直、发型一丝不苟、谈吐谦逊有礼。不知是不是因为张秀恒书记长期在青海工作生活的缘故,总觉的他身上有着西北汉子的豁达与热情。闲谈间,我们得知张秀恒书记是60年代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是东北林学院机械系毕业的高材生,于是以这个线索为开端,我们记录起了他的一生经历。

  忠孝难两全

张书记首先回忆起了他到二机部工作的前后经历。张书记说,19647月,大学毕业典礼会结束后,机械系党总支书记找我谈话,说根据工作需要,组织需要你到第二机械工业部工作,这个工作是艰苦的,要去我们国家的西北某工厂,你有什么想法,愿意不愿意?我当时毫不犹豫地表态没问题。当时我在想,国家培养我们上了大学,还有助学金,所以毕业后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没有二话,再艰苦也要去!

张书记这样回忆着当时的心情,同时他也面露惭愧的道出了毕业分配的一个插曲:“因为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毕业分配时北京林业机械研究所也指定让我去,所以父母不同意我离家太远,更何况还不知去向。我父亲就到学校找系主任,要求学校考虑到我们家庭的实际情况,让我留下工作。但我态度很坚决,还是要去!我不停地做家里的工作:到大西北去是报效祖国,并且去的地方还是个保密单位,这表明组织对我们全家都很信任,没有二话,我一定要按我的意见去办!”通过反复的劝说,最后张书记的父母拗不过儿子还是同意了。临行前,父母给张秀恒做了一双大棉鞋,棉鞋里还特别的装了辣椒和大蒜,希望以此保暖和辟邪。

唯一的孩子将要不知去向,却不能阻拦,只知道要去艰苦的地方工作,甚至连艰苦的地方在哪儿都不知道,心里该有多少担忧、不舍和牵挂啊,一双特制的棉鞋所表达的是父母不求孩子多么飞黄腾达,仅仅是最简单的平安!平安!再平安!可谁能想到这一去就是整整三十年,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甚至连父母最后一面都没能得见,能给父母的孝心就只有一些物质上的帮助,而在情感上、精神上却给父母和张书记自己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遗憾。

对于这些事情,张秀恒书记是不想多讲的,他们这批221人的共同的特点就是不愿意讲自己,更愿意说集体。但我们知道,作为家中的独子,几十年与父母相隔千里,不能常伴左右,心里一定充满了不能言说的亏欠。虽然我们不忍心触碰伤心之事,但实在太想将这些无名英雄的故事发掘出来,一追问起父母,张秀恒书记极力控制和掩饰着自己的感情不想让我们看见他的眼泪。他哽咽着说:“1987年,父亲去世,当时正赶上221撤厂,是个关键时期,父亲突然就走了,我只能拜托我的堂兄弟处理后事。母亲去世时,我也没能回去。父母在经济上很宽余,但在尽忠尽孝方面,我很欠缺。对于父母,现在回想起来比较遗憾……”

张书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这位未能在父母膝下尽孝的老干部不禁掩面而泣,现场突然很安静。几分钟过后,这位年逾古稀的老者只是摆了摆手,轻轻的说:“中国有句古话,男儿有泪不轻弹…”无声的泪水让我们在场所有的人都为之动容,也让我们读到了老221人想对父母尽孝的拳拳之心和尽忠祖国核事业的不悔之义。

  “干打垒”里的情谊

张书记也回忆了当年在金银滩工作生活的情景。19648月,张秀恒和同班同学的爱人一起被分配到金银滩草原。据张书记回忆,仅在64年、65年两年期间,进驻核基地的大学生毕业生就有800多人。刚分到221基地的大学生都有一年的实习期,张书记被分配二分厂,跟着工人师傅学习机械维修。当时221基地已初具规模,相当一部分的厂房、生活设施已基本就绪。但因为人多,除了大学生还有生产工人、建设工人,住宿比较困难。刚去的时候,大家都和先前进驻草原的建设大军挤住在帐篷里,于是,青海湖北侧的这片高寒草原也让所有人饱受了大西北条件的艰苦和气候的恶劣。提起刚到金银滩草原的情景,张书记依然记忆犹新:“刚到草原的时候,觉得很美丽,可早晚温差比较大,天气变化也很快,经常狂风暴雨、风沙又多。大家住在帐篷里,晚上非常冷,温度都在零下,帐篷里气温很低,早上起来被窝上不仅有一层霜,还盖着一层黄沙,连洗脸水都冻成了冰……”可就是这样的帐篷也为数不多,于是就有了很多221人至今都难以忘怀的、草原上就地取材的“干打垒”土房。建厂初期,大部分人都住过几年的“干打垒”。

在钢筋混凝土建筑林立的现代森林,“干打垒”这个词是多么的陌生和遥远,当我们再次回想这种在西北干旱地区最简易的泥土筑墙方法时,它已然被印拓上了“艰苦创业”的时代符号。221基地的“干打垒”和西北农村常见的土院墙不太一样,当时不管是建设人员还是生产人员都自己上山割红柳条,然后把土排成行就地干打垒,再用红柳条做顶棚,就盖成了核基地第一批的干打垒土房,可这样的住房里没有取暖设施,于是大家就向草原上的牧民同胞学习,拣来牛粪点燃后御寒,可草原的夏季太短暂,简易的“干打垒”难御风寒,于是大家又发明了“半地下的干打垒”,就是地下挖一半,上面打点墙盖一半,顶棚再铺上红柳条,就形成了221基地特有的半地下宿舍。为了更加保暖,所有的“干打垒”都面向太阳而建,大家称这种特殊的半地下土房为“向阳沟”。张书记和妻子在“向阳沟”里住了2年,第一个孩子就是在“向阳沟”中出生的。在干打垒土房中,张书记一家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也正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张书记体会到了221基地亲如一家的兄弟情义。刚投入工作后不久,张书记的妻子怀孕了,就在此时他又收到母亲病危的电报,张书记当时还在三分厂跟着工人师傅实习,工作万万不能耽误。张书记自己也坦言,当时自己很年轻,生活上从没面临过这么大的困难,心里的压力非常大。住在张书记对面干打垒里的老工人石郑江看出了这个年轻大学生的心事,细心的问道:小张啊,最近我看你心情不对,有什么难处,怎么回事儿啊?工人师傅的关心让张秀恒倒出了心中的苦闷。得知情况后,石郑江师傅马上说:“你家里爱人的事交给我和我老伴儿,她的生活我们来关照,我们一定照顾好,你赶快回去,不要想多!”考虑到张书记刚大学毕业,回家母亲看病要花钱,当天晚上石郑江师傅还送去了300元钱。

张秀恒书记至今都很感慨,他说那是他生活上最难忘的事儿。当时的那个年代,300元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可亲可敬的工人师傅毫不犹豫的向他伸出了亲人般的手。不仅如此,因为张书记夫妇这对年轻的小夫妻对“生孩子”毫无经验,也多亏了石郑江老两口的照顾才得以渡过难关。不管是送医院、照顾产妇、还是帮忙带孩子,都是石郑江两口儿一手包办的。张书记说,这些都体现221人亲如一家的互相关心,互相照顾,这种兄弟般的情谊、战友般情怀,他永远不会忘记。

通过张书记一家初来221基地的经历,我们如同看到了广大221人最真实的生活缩影:毅然离开环境优越的内地,含泪告别无限惦念的亲人,饱尝生活艰辛困扰的洗礼,却始终怀揣着团结一心干事业的无悔执着。张书记说:“虽然大家都遇到了很多困难,可没有一个人抱怨说我后悔、我简直太亏了。想法就一个,国家需要我,把我放在这儿,那就要发光发热。”干打垒中流淌着核基地的艰苦岁月,也凝结了草原人“艰苦创业、无私忘我”的干打垒精神。

  “草原人”的财富

据张书记回忆:“当时来到221基地的人员,都是国家从个个岗位挑选的一些政治过关、素质过硬,个个方面都出类拔萃的人才。就连技术工人都必须是四级工以上。可不管大家来自哪儿,到了221基地都称自己是草原人。每个草原人都自豪的说:就没有草原人干不成的事儿!”

张书记来到221基地,也是一步一步从基层进步的,开始在车间当技术骨干,后来从车间主任到分厂党委书记,最后担任221基地总厂党委书记。从技术到管理,让张书记体会最深的是:党组织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性和草原人为事业奉献的高度责任感。张书记任三分厂党委书记的时候,有两位老工人用自己的行动,深深的教育和影响着这位后来长期做思想政治工作的党员干部……

张书记回忆,三分厂为了适应产品的需要,要将一个模具车间进行扩建。其中有一位名叫陈冲的老同志,是1959年就到厂的老党员,搞建设、搞技术他都是一把好手。老陈是沈阳人,从1959年调到草原一直到退休,都是一个人在核基地生活,家人在祖国的最东面,自己在祖国的最西面,每年一次的探亲假让他和家人一年当中只能团聚一次。老陈一心扑在工作上,顾不上照顾自己的身体,所以三分厂模具车间扩建的时候老陈的身体很不好,经常生病。张书记很心疼他,劝他回家探亲,顺便好好休息,这让老陈很着急:“不行!我现在可不能回,现在正是搞建设的时候,模具车间完不成扩建就会影响生产,我哪怕搬一块儿砖涂一墙泥,也要把这个厂建好在回去!”老陈同志这么说就真这么做,拖着带病的身体一直坚持到厂房建好才停止工作。老陈同志退休时张书记嘱咐他一定要好好休息,好好和家人团圆。

老陈的回答让张书记字字难忘,句句在心: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但有一天见到马克思,马克思问我,老陈啊,你想干点儿啥?我会毫不犹豫的讲:我还回221干核事业!张书记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老陈同志已经不在世了,可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用心记住了“陈冲”这个名字,记住了这个朴实无华却久久在心中绚丽绽放的故事。

每个草原人心中都有一份自豪感,但这份自豪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为集体成就的事业。核武器从研制到生产再到最后的试验成功,是每一位草原人齐心协力团结奋进的结果,是成千上万人的工作汇集起来才铸就的两弹辉煌。

张书记介绍说,三分厂还有一位叫于德发的技术工人,在他身上就集中体现了这一点。老于在三分厂的铸造车间工作,核武器部件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铸件对技术要求条件非常高,无论是铸造的质量、密度和机械强度,都有非常严的要求,由于这个重要部件是合成材料,想要拿出优秀的产品就得过铸造这一关。老于家住在乙区,由于保密需要,职工在甲区工作,家属在乙区生活,为了不耽误时间,拿出合格的产品,老于把被褥搬到了车间,带着一帮技术干部和生产工人吃住车间,废寝忘食,直到完成这个重要部件的铸造攻关和产品生产,老于才搬回家。这种爱厂如家,敢打硬仗,能打胜仗的精神,体现在每一个攻关环节和每一位草原人身上。

221基地从1958年建厂到退役,经历了37年,包括张书记在内的草原人,也用自己人生岁月里最美好的三十余载,细数着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的风雨变迁和辉煌成就。在他们身上“两弹一星”精神是那么的鲜活和生动,我们不仅受到了教育,仿佛还有一股巨大的洪流正重塑着我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采访结束时,张书记向我们亮出了草原人的财富,那便是草原人的八种精神:“一是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二是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三是爱厂如家的主人翁精神,四是团结友爱的协作精神,五是奋发图强的自立精神,六是敢打硬仗的拼搏精神,七是严肃认真的求实精神,八是开拓进取的创新精神。”这八种精神,是对“两弹一星”精神的诠释,是孕育诞生在221基地和草原人身上的民族财富。而每一位草原人就如同汇聚成河的涓涓细流,足以让流淌在金银滩的光辉岁月之河奔涌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