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的位置:首页 > “两弹”功臣 > “两弹”元勋
两弹元勋彭桓武
青海原子城纪念馆:http://qhyzcjng.qhhb.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6/9/1 14:49:14    

彭桓武的名字是和中国的核反应堆、原子弹、氢弹、核潜艇和基础物理连在一起的。他是13位“两弹元勋”之一,1999年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06613日,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批准,将我国科学家发现的、国际永久编号为第48798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彭桓武星”。

“清华四杰”

  1931年春,年仅16岁的初中毕业生彭桓武,靠自学通过考试直接插班读高三年级下学期,并于当年秋天考入了清华大学物理系。清华大学图书馆藏书丰富,开架借书,学生也可以入库查书借阅。求知欲旺盛的彭桓武充分利用了这丰富的图书资源,如鱼得水,遨游于知识的海洋中,博览东西方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名著,选定了物理学作为自己终生的事业。

   在清华,他得到造诣良深的著名物理学家周培源、吴有训和叶企孙等教授的指导和鼓励。他深刻地理解了吴有训先生常说的“物理学终究是一门实验科学”这句话,对此身体力行,为了做实验,他选修过四年化学,还旁听数学。

  1935年本科毕业后,彭桓武考入清华研究院读了两年研究生。对这六年紧张而充实的学习生活,他总结为三点:“选课主动、学友互助和良师鼓励”。由于学习刻苦、善于思索、富于进取、成绩优异,他和王竹溪、林家翘、杨振宁被称为“清华四杰”。

初到云大

  紧张而充实的清华生活由于日寇的入侵被迫中断。偌大一个北平,已经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19379月,彭桓武应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之聘来到云南大学理化系担任教员。系主任赵雁来分配他教工学院和理学院的普通物理课。北师大毕业的高才生顾建中早他几天刚来到云大,分管所有的普通物理实验。彭桓武与顾建中相处甚好,两人互相帮助,按熊庆来校长关于提高教学质量的要求一起努力。切磋教学之余,他俩有空时还常相约出行,去品尝昆明的街头小吃。到了下学期,中英庚款教授赵忠尧来到云大,按学校的安排,彭桓武原来教的理学院那个班的普通物理课交给赵忠尧上,彭桓武去中途接手医学院一个班的普通物理课。为补上医学院这个班的进度,他重编了适合医学院需要的物理教材讲义。这一年的教学生涯中,彭桓武关心同学,备课认真,讲课严谨,深受同事好评和学生的爱戴。

远渡英伦

  1938年秋,教育部招考“中英庚款留学生”,在昆明增设考场。彭桓武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报名应考,以优异成绩被录取为唯一一名理论物理的留学生。他按周培源先生的指引,到英国爱丁堡拜师著名理论物理学家马克思·玻恩门下,两年后取得哲学博士学位。1941年又由玻恩推荐到波动力学创始人薛定谔领导的爱尔兰都柏林高等研究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做研究。他勤奋努力,科研成绩显著,用量子阻尼理论与海特勒、海密尔顿合作,创立了名扬国际的HHP介子理论。1945年,彭桓武又取得爱丁堡大学的科学博士学位。次年夏天,他赴剑桥大学出席二战后首次国际基本粒子会议。这时,他已在英国学术界有了极高的声誉与地位,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决定东归为祖国服务。后来有人问到他为什么要回国,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回国是不需要理由的,不回国才需要理由。”不久,彭桓武同时收到了清华大学和设于南京的中央研究院的聘书,但他特别眷念云南大学,一边婉谢了中央研究院和清华大学的邀请,一边主动给熊庆来校长写信,表明重返云南大学执教的心愿。熊校长非常高兴,马上回信,并寄给路费,还嘱咐他当即以云南大学教授身份出席在布鲁塞尔即将召开的大学教授会议。

重返云大

  19482月,彭桓武回到云南大学担任教授。熊校长率物理系师生和数学系的老师在凤凰山天文台举行了隆重热情的欢迎会。大家在一起欢聚了一整天,气氛热烈。这时物理系的系主任是留法前辈张文渊教授,系里的好多具体事物是杨桂宫教授在管。此时昆明的通货膨胀已经很厉害,教授每个月的工资已经连饭钱都不够了。彭桓武安贫乐道,和老友顾建中教授、新友杨桂宫教授相处甚欢。他还在杨桂宫家包饭,为又结交了杨桂宫这样一位好朋友而高兴。

  这一次重返云大,彭桓武为物理系同学开设了“物性论”、“高等电磁学”两门课程,还专为教师创办了一个学术讨论的科学演讲,每两周举行一次,题目多样化,听众也可自由参加。他把自己与海特勒合作研究介子场辐射的结晶———当时先进的辐射量子场的多粒子理论在科学讲座交流,开拓了听讲者的视野,大家感到获益匪浅。

  尽管这一次彭桓武在云大也仅任教一年,但对云大的物理理论教学和研究,却起到不小的推动作用,为云大物理学科的建设及其在全国物理学界地位的奠定颇有贡献。

  1948年下半年以后,国民党军警镇压学生运动,正常教学秩序被中断了,云大也放不下一张平静的讲桌了。彭桓武决定北上回到清华,于19494月离开昆明。启程前,物理系师生在泽清堂为他组织了小型欢送会。离昆的前一天彭桓武特意约了一位优秀学生李德修去文林街吃便饭,勉励他“毕业后牢记坚守固体物理专业”。李德修毕业后留在母校任教,并与系主任杨桂宫一道创立了云南大学第一个物理专业———金属物理,没有辜负彭桓武老师的嘱托。

  两度执教云大,彭桓武对云大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解放后他曾四次回访云大。云大65周年校庆纪念时,他题写了“我爱云大”四个大字,倾注了对云大的由衷热爱之情。19933月,他又满怀深情填《如梦令》词祝贺云南大学70周年校庆,词曰:三七、四八年度,执教两番来去。战乱认家乡,盛世屡曾回顾。 多祜!多祜!母校育才功著。

淡泊名利

  19495月,彭桓武绕道香港回到北平母校清华执教,后来又调到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任研究员,1955年被选为中科院学部委员(院士)。1958年近代物理研究所改名为原子能所,彭桓武任副所长,为发展祖国原子能事业呕心沥血,在中子物理、辐射流体力学、凝聚态物理、爆轰物理等多个学科领域取得了重要成果,对分子结构提出过新的处理方法,在量子多体问题研究中提出了自洽场的推广理论,为国家培养了一批核事业的人才。1961年他被调到核武器研究设计单位参与突破攻关工作。因为保密的需要,他甘愿多年默默无闻,在“两弹一星”的研究过程中,做出了重要的关键性的贡献。“毫无疑问,彭先生是我国核物理理论、中子物理理论以及核爆炸各层理论的奠基人,差不多所有这方面后来的工作者,都是他直接或间接的学生。”(中国科协主席周光召院士语)

  1982年,在以他领衔的10位科学家获得“原子弹、氢弹研究中的数学、物理问题”自然科学一等奖时,彭桓武把奖章、奖状都送给研究所,并且提笔写下了“集体、集体、集集体,日新、日新、日日新”的题词。彭桓武一生得到过很多荣誉,但他从不居功,总是把荣誉归于集体。他说:“科学事业不是一个人的事情,重要的项目一定要合作去研究,依靠集体的智慧,集体的力量。”

   多年来,彭桓武的生活极为简朴、从不追求物质享受,进入新世纪之后身上穿的都还是50年代的旧衣服。但他对朋友同事却极为慷慨。1995年,彭桓武获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奖金100万港币。他身患多种疾病,当时就有友人劝他拿这笔钱去美国看病,但他却把这笔钱全部用来设立了“彭桓武纪念赠款”,分做多份,馈赠当年为祖国科学事业做过共同贡献的人或他们的后代,其中有一份他执意要馈赠云大老校长熊庆来的女儿熊秉慧。面对这份饱含彭老对熊校长深情厚谊的礼物,熊秉慧恐却之不恭,只好领受了彭老这份诚挚感人的心意。

  2003年春,适逢云南大学80周年校庆,吴松校长特别邀请88岁高龄的彭桓武先生出席庆典。后因“非典”肆虐,彭老未能成行,但彭老向吴松校长提出由他捐赠5万元,设立“云南大学杨桂宫、顾建中奖学金”,用以勉励云大学子刻苦学习,努力前行。彭老多年来对云南大学的特殊感情实在是感人至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