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的位置:首页 > “两弹”功臣 > “两弹”人物
中国原子弹上马的曲折经历
青海原子城纪念馆:http://qhyzcjng.qhhb.gov.cn    来源:    创建时间:2015/10/25 12:31:03    

原子弹引来的争议1960年11月,张爱萍在西北导弹试验基地,成功组织指挥了我国第一枚国产地对地导弹的发射。转年,大跃进的恶果赫然显现。吃...

原子弹引来的争议 

196011月,张爱萍在西北导弹试验基地,成功组织指挥了我国第一枚国产地对地导弹的发射。转年,大跃进的恶果赫然显现。吃饭都成了问题,原子弹是不是要搞下去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到这一年的夏天,国防工业委员会工作会议在北戴河召开,两种意见尖锐对立。反对者的意见是,最好暂时下马,等国家经济好转后再上,各方面的条件和准备也可以更充分。这在当时为多数人所赞同。但赞成上马的人认为从战略上看问题,值得为长远的核盾牌多些投入。暂停只会使已经建立的基础废弃,队伍一旦解散,再上马等于从头再来,这并非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主张上马的,主要是陈毅、聂荣臻、叶剑英、贺龙等几个元帅。

陈毅元帅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说:中国人就是把裤子当了,也要把原子弹搞出来!这句话虽然广为人知,但与陈毅针锋相对的那句话却不为人所知:老总啊,你还是把裤子提上吧,光着屁股是搞不了原子弹。

刘少奇则建议把原子能工业的基本情况搞清楚了再确定。据张爱萍回忆,他在华东军区的老上级陈毅专门找他交待调查任务。张爱萍的态度也很明确,再穷也要有根打狗棍。但他对陈老总说,自己只知道皮蛋、鸡蛋、山药蛋,不懂原子弹。张爱萍当时主抓的是核基地建设,核研究的事有人在抓,他不愿意掺和。陈毅的话说出来也很直接,不懂你不会学啊?谁一生下来就会?

张爱萍接受任务后,先找了第二机械工业部(即原子能工业部)副部长、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刘西尧、刘杰等人,后来又找了核物理学家、核武器研究所的副所长朱光亚等组成了调查班子。

这次调查回来之后,张爱萍向国防部长林彪汇报,林彪的态度同其他几位老帅的意见完全一致。他说:原子弹一定要搞下去,一定要响,就是用柴火烧也要把它烧响了。

这份名为原子能工业建设的基本情况和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长达五千言的报告得出如下结论:关键不在于投入,而在于组织协同;不在于再投入多少,而在与如何挖掘各部门的潜力;不在于争论上马下马之利弊,而在于如何行动,才能搞成。接着报告明确提出,由中央和国务院出面,统一协调各中央局、各部委、各省市和各军兵种,进行一次全国性的大协作、大会战,这样,1964年进行核爆是完全可能的。

报告说,这项重大工程共需人民币787万元,折合为110万卢布、120万美金。报告的内容为原子能工业的高效定下了一个基调。这对于平息上马、下马之争,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更令人振奋的是,报告提出了一个兼顾各方的新途径。

张爱萍亲自坐飞机,升至8500米高空

调查报告递上去之后,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动静,张爱萍备受煎熬。19621019日,刘少奇主持政治局会议,听取罗瑞卿关于国防工业的汇报。刘少奇表示,中央要有专门的机构来抓。10天后,罗瑞卿提交了《关于加强原子能工业领导问题的报告》。这就有了113专门委员会的成立。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原子能研发不再由国防科工委牵头。国防科工委成为主要的组织协调机构。可能考虑到自己任副总长事务繁忙,国防科工委是兼职,张爱萍在罗瑞卿的报告上提出:军队方面已有贺、聂和你参加,我不必再参加了,至于属我们要办的具体工作仍照办。供考虑。

罗瑞卿自然不会同意,研发的任务虽然由赵尔陆负责,但跑基地、盯制造、搞试验这一系列需要协调的事,都要张爱萍出面才行!首要的问题是,张爱萍要跑各个大区传达专委会议的精神。精神传达下去,各大区都表示积极支持。

中央专委成立后,核试验的步伐大大加快。19635月至11月,已成功进行了七次分解爆炸试验。

19646月,张爱萍又成功组织了我国自行研制的中近程导弹首次飞行试验。并创造了连中三元的佳绩。

对此,张劲夫回忆说:爱萍生病了,身体不好,带着氧气瓶子,也要下去检查,一个一个焊点,一个一个螺丝钉,一个一个零部件,都要检查到。所以他的工作成绩很牢靠,事故也很少。

为了保密,空军刚开始运送原子弹部件的时侯,张爱萍带着他们跑过好多地方。因为保密的原因,只有他知道所有的部件生产工厂在哪里。

负责核爆取样的伊尔—12飞机当时的正常飞行高度是6000米,而穿云取样要求飞800010000米。飞机改装后,才飞到8500米。张爱萍接到报告说,那好,我也去坐坐那架飞机。向他汇报的北京空军作战部副部长恽前程说:你不能上去。因为总参的副总长、核试验委员会的主任上飞机试验,要报军委批准。张爱萍说:我不上去,怎么知道你们究竟行不行啊?张爱萍叫恽前程不要上报,但恽前程不敢做主,还是上报了。吴法宪说:他要上去,你就陪他上去吧。要好好检查飞机,保证安全。就这样,他穿了一件棉军大衣,坐在了领航员的位置上,要飞行员指给他看高度表。在8500米高度上飞了一圈。这次飞下来,他心里踏实了。

到了19649月,中央开始考虑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时机了。当时有为国庆献礼的说法,周恩来说等送走参加国庆庆典的外宾之后再说。

1964925日上午,张爱萍、刘西尧等向聂帅汇报了第一颗原子弹实验准备工作进展情况,以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决策。因为中央专委第九次会议召开时,聂荣臻在外地,没有参加。927日,张爱萍和刘西尧返回基地,当天下午即向基地全体参试人员传达了中央专委第九次会议精神。也就在当天晚上,张爱萍在他帐篷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字。

104日,正式试验用的“596l”原子弹装置全部运至马兰试验基地的主控站装配工房,作为备份的“596—2”原子弹装置,则放在乌鲁木齐的专列上待命。张爱萍考虑到罗布泊试验场区的早期规划是苏联帮着搞的,对这个地区相当熟悉,便命令运输组当即想办法隐蔽核弹专列。当时,试验场区人来车往,昼夜不停地布置着各种效应物,100米高的铁塔已经竖起来了,明摆着要有重大的行动。所以,临试验之前,专列又从乌鲁木齐转移到了东风基地,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酒泉基地。专列在基地东部的古口乃苏木(碱厂)掩蔽起来。

109日,原子弹试验委员会根据试验场区的天气预报,建议将正式试验的时间定在1015日至20日之间。10日凌晨3点,张爱萍签署了一份试验准备工作情况及试验时间建议的书面报告,仅派李旭阁一个人飞往北京,呈送给周恩来总理。

10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